臨汾:照亮前程的火炬

2020-06-10 10:57:08 來源:臨汾新聞網   瀏覽次數:

  臨汾新聞網訊 1999年,臨汾師范學校美術側重班招生的現場頗具戲劇性??荚嚽暗陌雮€小時,不少學子陸續來到考場外等候。一個個像整裝待發的士兵,就待一聲令下沖上陣去把立功喜報拿回家。當然,這些學子的企盼不是喜報,而是金榜題名。就在此時,一位學子匆匆趕來了。20年后,這位匆匆趕來的學子坐在我的面前,回望當初怎么也不乏劉姥姥一進大觀園的感覺??粗葋淼膶W子肩上背著畫夾,他好不新奇,這是干什么用?不問不知道,一問嚇一跳,原來美術考試離不開這基本工具。趕快買,所幸時間來得及,陪同而來的爸爸很快買來了。

  買來了,時間到了,還沒搞清如何用,考試的鈴聲響了,緊接著進入考場,瞧一眼前排的學子,依樣畫葫蘆地擺弄開來。這是在考素描,卻怎么只發一張白紙,沒有考題?卻怎么監考老師沒說幾句話就端坐在前面?該在紙上畫什么?一連串的疑問剛剛閃現出來,已見前排的學子動起筆來。哦,是在畫監考老師。他不知道那老師在此時該稱模特,連忙埋下頭描畫。

  有了上午的臨陣買畫夾,補短板,下午考色彩該順利了吧?豈知,趕到現場又遭遇到意想不到的事兒。只見早來的學子,每人都提著一個小小的水桶。這是為何?一詢問才知道考色彩需要涮筆,小水桶裝的是水。趕快買,來不及了,急中生智,好在校門口有賣礦泉水的,買一瓶代替水桶,匆匆忙忙走進考場。

  如果要把上面的情節做一個小結,我想到的詞語是狼狽。即使算不上狼狽,也不無尷尬;即使算不上尷尬,也不無滯后。偏偏世事非常詭異,那些肩背畫夾風光體面參考的學子,未必都能夠考中,我們這個不無滯后的學子居然榜上有名,而且排名第四,升學深造了。

  他叫靳朝輝,與我侃侃而談時已是一名畫家。

  靳朝輝能走進我的文字,自然不是畫家里的無名之輩,無名之輩不會引起我的關注。首先,我關注的是這樣一位丑小鴨如何會變為白天鵝?我要用天分、基因來回答,肯定有人會和我叫板,不妨就以興趣作答。興趣是入門的向導,興趣像一把火炬照亮了靳朝輝前進的門徑。上小學時,他就喜歡畫畫,在紙上畫,在墻上畫,更多的時候則是在地上畫,撿一塊小石子,或者干樹枝,大地就是他最好的畫夾兼畫布。率意而為,揮揮灑灑,畫布就變成了畫卷。欣賞畫卷的不只是他,有同學,有老師,還有左鄰右舍的叔叔伯伯嬸子大娘,都說,這娃有才。

  我和朝輝有共同之處,都在偏遠的鄉村長大。我明白那“有才”的含義,就是天分。不過,還是以興趣往下講述比較容易為人接受。他的興趣能夠鮮活下來,有賴于爺爺的熏陶、爸爸的支持。爺爺是村里的文化人,若是村上哪家有紅白喜事,他都以為人尊重的“先生”而端坐禮房。每逢過年,爺爺更是忙得不亦樂乎,他筆下的對聯都會貼在各家笑盈盈的大門。他給爺爺打下手,倒墨、按紙、擺放寫好的對聯。邊干邊看,過目的對聯早已熟讀成誦。爸爸看他是個“材料”,買回文房四寶,還買回顏真卿的《多寶塔碑》供他臨摹。如此,靳朝輝才能一步步走來,走進考場,走進臨汾師范學院。

  在這個世界上,有興趣、有愛好的人很多,有興趣、有愛好,而有成就的人不一定多。那為何靳朝輝能夠有所成就,為人矚目?這就不能不說他的勤奮。此時勤奮成為映照他前進的火炬。課業學習,滿足不了他求知欲,就課外學習;授課老師滿足不了他求知欲,就拜別的老師為師;本校進取滿足不了他求知欲,就跨校學習進取。這籠統的概括后面有著一連串的事例。他見縫插針,勾勒點染不必贅述,先后拜教過的老師就有:陶福爾、張思淮、高國憲、彭建華、劉文生……還有,這里不再一一列舉了。最為值得稱道的是,他身在臨汾學院,卻報名參加了山西師大的函授班。白天在學院學習,夜晚在師大進??;周內在學院學習,周日在師大進取。饒有興味的是,學院的畢業證正待發放,師大的畢業證書他已捧到手里。

  我不是炫耀他的證書,而是青睞他的勤奮。靳朝輝的勤奮沒有因為拿到文憑而終止,仍在延續,延續到工作了還筆耕不止。他當教師筆耕不止,非寫即畫;當干部筆耕不止,非寫即畫。寫字,摹帖,感悟;繪畫,臨摹,感悟。他以花鳥見長,兼及人物山水,初次看到他的畫,我馬上想起一首詩:“遠看山有色,近聽水無聲。春去花還在,人來鳥不驚?!彼坪踹@首詩就是形容他那栩栩如生的畫作,是呀,那風光花鳥美得直讓我醉心,恨不能讓那畫幅大些,再大些,大到鋪天蓋地,讓我走進去,仰首看白云,俯身撫花草,側耳聽鳥鳴,挽袖掬清水。

  這自然要說到靳朝輝畫作的特點了,我以為至少有三個字不可忽略:活、巧、神?;?,是形象、逼真、生動。站在他的一幅花鳥畫前,我睜大眼睛一看,不由得屏息斂氣,唯恐驚飛了花叢的小鳥。鳥活得簡直能飛走,花開得更是賞心悅目,似乎花蕊、花瓣都在放射馨香,禁不住想俯身貼近滋養肺腑。巧,不是指筆法,而是指章法,指布局。有一組他畫的扇面,整整20幅,看第一幅我為他擔心,擔心后頭重復前頭,落入套路。凡是藝術品類,無不忌諱雷同,這么多扇面要幅幅出新并非易事。靳朝輝卻把難事化為了易事,辦法就是一個巧字?;蜃髮嵱姨?,或右實左虛;或上出斜枝,或下冒筍芽;或蓮間鳧鴨,或樹梢飛燕;或雙鳥比翼,或一蛙獨躍……虛虛實實,實實虛虛;空空靈靈,靈靈空空。變換章法,變換手法,變換顏色,變來變去,不循規,不蹈矩,也就新意迭出。怎一個巧字了得!神,是傳神。傳神是畫作的靈魂,靳朝輝已在攀行這個高端。我要特別強調他發給我的那組鐘馗形象,之所以要強調是一組,而不是一幅,是有感于他的膽識。相關鐘馗打鬼的畫,為人常畫,為人常見,要出新意很難很難。敢畫一幅就不錯了,而你卻畫一幅,再畫一幅,一氣呵成9幅,這是何等的膽識?這是挑戰他人,也是挑戰自我。靳朝輝的挑戰成功了,成功在鐘馗那閃電放光的眼神!那眼神虎視眈眈,能夠洞穿世事,能夠射透云翳,能夠嚇得一切魑魅魍魎屁滾尿流。

  緣于這活、巧、神,靳朝輝脫穎而出,成為一位游刃有余的畫家。他畫花,畫鳥,畫樹,畫草,畫人物,畫啥像啥,畫啥都有啥味道。為何如此?卻顧所來徑,打探即可知:入門靠興趣,造詣靠勤奮。如今,靳朝輝風華正茂,筆墨正勁,是不是延續興趣和勤奮,就能夠直掛云帆濟滄海?我想,沒有如此輕松,需要一次新的跨越。是呀,師心而不蹈跡才是正途。說是這么說,師承前人而又不局限于前人的囹圄,畫出本真的自己,畫出自我的風格,確實是一次脫胎換骨的跨越。這關鍵的跨越,有人成功了,有人卻一直徘徊在成功的門前。我不擔心靳朝輝會如此徘徊,是從他的筆下看到了希望。出現在他筆下的希望,不是畫作,而是他寫故里賀家莊的一篇文章。他從村容村貌,寫到民間風情;從村莊現狀,寫到歷史淵源;從傳統節俗,寫到上古圖騰。字里行間噴發著書卷氣息,文化氣息。從實說吧,我看重的不是他會寫文章,當今能伏案敲擊的人越來越多,只不過是將文章當作快餐消費。我看重的是他文章中的濃郁文化氣氛,文化底蘊。透過這文化氣氛和底蘊,我看到他讀了不少書,這是他有別于其他畫家的主要因由。一般畫家,賣靈氣,賣技巧,他則不然,在讀書,在憑借讀書提升素質。汝欲果學詩,功夫在詩外,繪畫、書法何嘗不是這樣?

  由此思之,靳朝輝前面的路子走得很堅實,后面的路子當然會更堅實。有讀書這把火炬照亮前程,他一定會乘云氣,御飛龍,而游乎四海!

  我期待著?。?strong>喬忠延)

     

責任編輯:暢任杰

版權聲明:凡臨汾日報、臨汾新聞網刊載及發布的各類稿件,未經書面授權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自媒不得轉載發布。若有違者將依法追究侵權責任。
支付宝挂机赚钱是真的吗 07年意甲积分榜 股票分析师靠什么赚钱 快乐棋牌游戏 推广网贷app赚佣 韩国快乐8|开奖视频直播 意甲积分 山西麻将规则及技巧 分分彩后一大小规律 巨像财富 四川皮皮麻将手机版